湖南经视在线直播 – 《公牛王朝》6:禅师上任乔丹求变 二番战公牛抢七败走汽车城

编者按:记录迈克尔-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-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正在体育上映。湖南经视在线直播 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《公牛王朝》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。

公牛的确中招了,湖南经视在线直播 不管“乔丹法则”是否存在,乔丹与队友之间的关系,都因此而受到更多挑战。

1988-89赛季结束之后,整个芝加哥都处于混乱、无序状态,直到1989年10月,新赛季训练营开始之后,公牛队球员也没有完全恢复正常。

公牛换帅引起了极大波澜,媒体、球迷都不断地抨击管理层以及球员,这反而掩饰了球员内部之间的争斗。乔丹认为他的队友们不应该有那么多投篮,“我们制造了无数空位,却没人能投进球”,而卡特莱特、格兰特等人却公开抱怨,“迈克尔·乔丹只想着自己”,当然,他们随后都否认对乔丹不满。

令人惊讶的是,尽管公牛看似矛盾重重,但总经理克劳斯却没有任何交易的打算,休赛期有数支球队试图从公牛那儿得到皮蓬、格兰特又或者卡特莱特,但都被克劳斯拒绝了。“我们是一支稳定的球队,”克劳斯说,“我一直认为这支球队如果能团结起来,就可以取得总冠军。”

当乔丹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,他看起来要胖一点了。在新赛季训练营中,乔丹承认他在夏天并没有好好训练。“我整个夏天都在吃吃喝喝,大概只打了四次篮球,胖了2磅(约1.8斤),”乔丹那说,“不过这是得到营养师允许的。”

他更愿意与记者谈谈高尔夫,“每天大概我要打36洞”。

令人意外的是,他还肆无忌惮地谈到了他腹股沟伤——这也是外界认为他在上赛季东部决赛发挥不佳的一个原因,“没好,我猜这是公牛管理层最不愿意听到了一个消息了”。

他甚至还开了一个并不那么幽默的玩笑:“与我伤病没好比起来,我猜管理层更愿意接受比尔·兰比尔才是巴拿马政变的主角吧。”

这个玩笑透露了两层意思:一,他讨厌杰里·克劳斯对他的管束,尽管他知道这能让他变得更好;二,他仍然痛恨底特律活塞,尤其是不断下黑手的兰比尔。

菲尔·杰克逊对此非常警惕,他察觉到公牛在精神层面上完全被活塞压制了。“他们痛恨底特律人,希望能击败对手,”杰克逊说,“但他们心中始终认为活塞或许更强。”1989年11月7日,杰克逊执教的第三场球,公牛遇到了活塞。

赛前,杰克逊并没有像前任教练科林斯那样与查克·戴利打嘴仗,“这是一场普通的常规赛,输或者赢并不重要”。甚至,公牛在赛前都没有观看比赛录像,杰克逊告诉他的球员:“放轻松,输掉这场比赛又能如何?他们是总冠军。”

这让公牛球员变得轻松起来,并且最终以117比114击败活塞,乔丹在这场比赛拿到40分,并送出7次助攻,而公牛的首发球员全部得分上双。“我喜欢我们现在打球的方式,大家都会立刻传球,”乔丹说,“菲尔放松的态度也帮助了我们。”

这样的状态没能延续整个赛季,接下来的常规赛,公牛与活塞相遇4次,再没有赢下一场,而首发球员再也没有同时得分上双。

3月16日的那一次交锋,更是给芝加哥人泼了一盆冷水,进入第四节,他们还只是70比74落后4分,但就在最后一节,他们被活塞打了一个32比11,最终81比106输了25分。

这场比赛,乔丹只拿到20分,他送出了7次助攻,却无济于事。比赛结束后,他一度与队友发生争执,而在媒体面前,他断然否决了这一点,并指出他只拿到20分是因为手指受伤。“我的手指还有点痛,这是我投篮不准的原因,”乔丹说,“我们不会一直回忆这场比赛,而是开始考虑下一个对手。”

这场大胜其实来得有些莫名其妙,包括活塞主教练戴利在内的底特律人也颇为意外。“坦白讲,我也不知道第四节为什么会打成那样,”戴利说,“要知道我们赢对手25分这种事儿不会经常发生。”公牛输球,还有另一个影响,常规赛还剩一个多月,公牛与活塞的胜场差拉大到9场,提前将中区冠军拱手让给活塞。

“中区竞赛已经结束了,”托马斯说,“公牛没戏了,这是事实。我不是骄傲,只是数据说明了一切。”

萨姆·史密斯在采访完托马斯后提出疑问:“为什么他会认为公牛在与活塞竞争呢?”

1月23日,活塞107比95击败公牛,开启一波13连胜之旅,然后又从2月25日开始了另一波超长连胜。“在(3月16日)与公牛比赛之前,所有人都认为活塞将拿到常规赛冠军,”史密斯说。

托马斯的一句话,其实只能证明一件事,他们对待公牛的态度与以往不同了,再也没有将芝加哥人当作戏弄的对象,而是把他们提升到了洛杉矶湖人的层次。“尽管我并不想承认这一点,但我不得不说,芝加哥公牛正在发生蜕变,”乔·杜马斯说,作为防守乔丹的头号选手,他比其他人更容易发现乔丹的变化,“迈克尔·乔丹似乎正在做出一些改变,也许他很讨厌这种改变。”

乔丹的确陷入痛苦的挣扎,乔丹仍然认为自己可以一个人击败一支球队,哪怕是活塞。三角进攻战术的鼻祖、公牛助教温特总喜欢告诉乔丹,“球队(Team)里面没有个人(I)”,而乔丹往往会在独力拿下一场比赛后冲老教练喷垃圾话,“赢球(Win)里面有个人(I)”。

不过,不管乔丹怎么反驳温特,内心深处,他仍然清楚球队要胜于个人,他必须也只能相信他的队友。而这,也导致乔丹在整个1989-90赛季中都有些摇摆不定,经常可以拿到高分,也经常会迷失,他还没有完全找到个人与球队中的平衡点。

杜马斯也感觉到了这一点,他说:“迈克尔正在走出他的个人世界。”

匪夷所思的是,公牛与活塞打得死去活来,就差打出脑浆了,乔丹与杜马斯这对在场上直接对话的死敌,反倒成为朋友。

1990年全明星赛,杜马斯职业生涯第一次入选,他兴致勃勃地带着妻子参加,遇见了同样带着爱妻的乔丹。两个女人相谈甚欢,缓解了乔丹与托马斯的尴尬。“我们有机会在全明星赛上边见作战,而我一直很钦佩的他职业道德和篮球天赋,”乔丹说,“我们惺惺相惜,只不过是因为在不同的球队而不得不拼得你死我活。”

其实,杜马斯也是“坏小子”军团中的异类,他是一个谦谦君子,在球场上几乎没有小动作,犯规之后还会主动向对方示意,且经常会扶起摔倒的敌对球员,在整个联盟的口碑都非常好,与托马斯形成鲜明对比。不过,他在球场上的拼劲从来不弱,而这也正对乔丹的胃口。

“他是一个斗士,而我也是,”乔丹说,“我们本来可以成为更好的朋友,但因为公牛与活塞的斗争,我们的友谊不能更进一步。因为你很难对一个真正的好朋友下死手。”

乔丹刻意保持与托马斯的距离,因为他知道,他们会在季后赛中相逢。

1989-90赛季,公牛拿到55胜27负,在东部仅次于活塞,较之前一个赛季有了长足的进步。季后赛中,他们也比前一个赛季更加轻松,先以3比1轻松淘汰密尔沃基雄鹿,又在东部半决赛4比1击败费城76人队,东部决赛,他们的对手,还是活塞。

大战之前,前往底特律的乔丹邀请杜马斯共进晚餐,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杜马斯也有君子之风,坦然前往。加上皮蓬、格兰特等人,公牛主力球员与杜马斯度过了一个和谐的夜晚。

听到这个消息,托马斯大怒,他在第二天上午的训练中训斥杜马斯中了对方的招数。“乔丹不过是想从你那儿套出我们的战术布置,”托马斯说,“我们是敌人,我很难想象我们中的一员居然能与公牛球员成为朋友。”

杜马斯不搭理他,这让托马斯更加愤怒。

也许,这愤怒中还掺杂着一丝恐惧,因为乔丹变了,玩起了“以彼之道,还之彼身”,就像活塞用“乔丹法则”来影响公牛的战术,乔丹也借助与杜马斯的友谊,让活塞球员互相猜疑。几年后,托马斯回忆起这一幕,他有些感慨地说:“迈克尔·乔丹对我们玩起了心理战。”

不过,此时的活塞正值巅峰状态,托马斯与杜马斯这对老搭档,即便因为乔丹的“挑拨”受到一点影响,但回到赛场,他们仍然亲密如一人,凭借主场优势,他们先下两城。

0比2落后,媒体的风向立刻转变,开始大肆批驳公牛,尤其是乔丹。尤其是《今日美国》、《纽约时报》等影响力巨大的纸媒,公然爆料乔丹在赛后批评他的队友不给力。甚至,在第三战之前,萨姆·史密斯甚至听到同行在传播一个消息,“乔丹要求这个赛季结束之后交易他的队友”。

但人们很快又一次转变口风,因为回到主场的公牛队猛然醒悟,他们将比分扳成2比2,乔丹分别轰下47、42分。他在赛后首次批驳媒体对他的污蔑,他说:“作为一个领袖,我从未批评或辱骂我的队友,尽管媒体说我做了,但我没做。可能我说了一些话,有些人断章取义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”

乔丹强调了“我”和“我们”的区别,他说:“我从来只在乎‘我们’,而不是‘我’或者‘你’,我希望你们能澄清事实。”

在比赛中,他的确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,比赛一开始,他更多地给队友传球,而当他开始投篮,结果已经注定,这或许是公牛最完美的进攻方式。在主场的这两场球,乔丹加起来送出13次助攻。杜马斯说:“当迈克尔·乔丹选择传球,而他的队友又能将球投进,我们的麻烦大了。”

如果换一支球队,也许芝加哥人可以提前开庆祝胜利的香槟了,但活塞不同。

小前锋马克·奥吉尔,活塞替补席上的重要得分手,第四场莫名其妙只打了9分钟。他向主教练戴利抱怨:“我能为球队做出更多贡献,我们能击败该死的芝加哥公牛队。”托马斯是他的支持者,“我们需要这样的球员,他们无所谓畏惧,正是底特律活塞的精神所在。”

在底特律奥本山宫殿,活塞真的无所畏惧,奥吉尔轰下19分,比公牛所有板凳球员加起来的得分还要多了6分,活塞毫无悬念地以97比83大胜公牛,将总比分改写为3比2。

与前一个赛季不同,公牛队的进步明显,第六场,回到主场的公牛队再度获胜,将总比分扳平。

第七场来了。

乔丹被公牛选中之后,第一次遭遇抢七,而且还是在客场。活塞坚信他们能赢,主教练戴利说:“我们无法看到一个完整的乔丹,上半场他是一个全新的模样,而在下半场,他又成了过去的那个乔丹。”

一个单打独斗的乔丹,是不可能让公牛在客场赢球的。

公牛上半场就落后15分,乔丹苦苦挣扎,27投13中轰下31分,但无法挽救一场大败。

第二次,公牛队在东部决赛出局了,即便他们坚持了七场。

大部分人围绕着成功进入总决赛的活塞队球员,向他们祝贺;有一部分人呆在乔丹的身边,为他惋惜,没有人注意到皮蓬一个人坐在场边。

他用毛巾包住了头,一动不动。

(未完待续)

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乔丹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3&4集预告片

正在加载…

<>

    编者按:记录迈克尔-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-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正在体育上映。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《公牛王朝》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。

    公牛的确中招了,不管“乔丹法则”是否存在,乔丹与队友之间的关系,都因此而受到更多挑战。

    1988-89赛季结束之后,整个芝加哥都处于混乱、无序状态,直到1989年10月,新赛季训练营开始之后,公牛队球员也没有完全恢复正常。

    公牛换帅引起了极大波澜,媒体、球迷都不断地抨击管理层以及球员,这反而掩饰了球员内部之间的争斗。乔丹认为他的队友们不应该有那么多投篮,“我们制造了无数空位,却没人能投进球”,而卡特莱特、格兰特等人却公开抱怨,“迈克尔·乔丹只想着自己”,当然,他们随后都否认对乔丹不满。

    令人惊讶的是,尽管公牛看似矛盾重重,但总经理克劳斯却没有任何交易的打算,休赛期有数支球队试图从公牛那儿得到皮蓬、格兰特又或者卡特莱特,但都被克劳斯拒绝了。“我们是一支稳定的球队,”克劳斯说,“我一直认为这支球队如果能团结起来,就可以取得总冠军。”

    当乔丹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,他看起来要胖一点了。在新赛季训练营中,乔丹承认他在夏天并没有好好训练。“我整个夏天都在吃吃喝喝,大概只打了四次篮球,胖了2磅(约1.8斤),”乔丹那说,“不过这是得到营养师允许的。”

    他更愿意与记者谈谈高尔夫,“每天大概我要打36洞”。

    令人意外的是,他还肆无忌惮地谈到了他腹股沟伤——这也是外界认为他在上赛季东部决赛发挥不佳的一个原因,“没好,我猜这是公牛管理层最不愿意听到了一个消息了”。

    他甚至还开了一个并不那么幽默的玩笑:“与我伤病没好比起来,我猜管理层更愿意接受比尔·兰比尔才是巴拿马政变的主角吧。”

    这个玩笑透露了两层意思:一,他讨厌杰里·克劳斯对他的管束,尽管他知道这能让他变得更好;二,他仍然痛恨底特律活塞,尤其是不断下黑手的兰比尔。

    菲尔·杰克逊对此非常警惕,他察觉到公牛在精神层面上完全被活塞压制了。“他们痛恨底特律人,希望能击败对手,”杰克逊说,“但他们心中始终认为活塞或许更强。”1989年11月7日,杰克逊执教的第三场球,公牛遇到了活塞。

    赛前,杰克逊并没有像前任教练科林斯那样与查克·戴利打嘴仗,“这是一场普通的常规赛,输或者赢并不重要”。甚至,公牛在赛前都没有观看比赛录像,杰克逊告诉他的球员:“放轻松,输掉这场比赛又能如何?他们是总冠军。”

    这让公牛球员变得轻松起来,并且最终以117比114击败活塞,乔丹在这场比赛拿到40分,并送出7次助攻,而公牛的首发球员全部得分上双。“我喜欢我们现在打球的方式,大家都会立刻传球,”乔丹说,“菲尔放松的态度也帮助了我们。”

    这样的状态没能延续整个赛季,接下来的常规赛,公牛与活塞相遇4次,再没有赢下一场,而首发球员再也没有同时得分上双。

    3月16日的那一次交锋,更是给芝加哥人泼了一盆冷水,进入第四节,他们还只是70比74落后4分,但就在最后一节,他们被活塞打了一个32比11,最终81比106输了25分。

    这场比赛,乔丹只拿到20分,他送出了7次助攻,却无济于事。比赛结束后,他一度与队友发生争执,而在媒体面前,他断然否决了这一点,并指出他只拿到20分是因为手指受伤。“我的手指还有点痛,这是我投篮不准的原因,”乔丹说,“我们不会一直回忆这场比赛,而是开始考虑下一个对手。”

    这场大胜其实来得有些莫名其妙,包括活塞主教练戴利在内的底特律人也颇为意外。“坦白讲,我也不知道第四节为什么会打成那样,”戴利说,“要知道我们赢对手25分这种事儿不会经常发生。”公牛输球,还有另一个影响,常规赛还剩一个多月,公牛与活塞的胜场差拉大到9场,提前将中区冠军拱手让给活塞。

    “中区竞赛已经结束了,”托马斯说,“公牛没戏了,这是事实。我不是骄傲,只是数据说明了一切。”

    萨姆·史密斯在采访完托马斯后提出疑问:“为什么他会认为公牛在与活塞竞争呢?”

    1月23日,活塞107比95击败公牛,开启一波13连胜之旅,然后又从2月25日开始了另一波超长连胜。“在(3月16日)与公牛比赛之前,所有人都认为活塞将拿到常规赛冠军,”史密斯说。

    托马斯的一句话,其实只能证明一件事,他们对待公牛的态度与以往不同了,再也没有将芝加哥人当作戏弄的对象,而是把他们提升到了洛杉矶湖人的层次。“尽管我并不想承认这一点,但我不得不说,芝加哥公牛正在发生蜕变,”乔·杜马斯说,作为防守乔丹的头号选手,他比其他人更容易发现乔丹的变化,“迈克尔·乔丹似乎正在做出一些改变,也许他很讨厌这种改变。”

    乔丹的确陷入痛苦的挣扎,乔丹仍然认为自己可以一个人击败一支球队,哪怕是活塞。三角进攻战术的鼻祖、公牛助教温特总喜欢告诉乔丹,“球队(Team)里面没有个人(I)”,而乔丹往往会在独力拿下一场比赛后冲老教练喷垃圾话,“赢球(Win)里面有个人(I)”。

    不过,不管乔丹怎么反驳温特,内心深处,他仍然清楚球队要胜于个人,他必须也只能相信他的队友。而这,也导致乔丹在整个1989-90赛季中都有些摇摆不定,经常可以拿到高分,也经常会迷失,他还没有完全找到个人与球队中的平衡点。

    杜马斯也感觉到了这一点,他说:“迈克尔正在走出他的个人世界。”

    匪夷所思的是,公牛与活塞打得死去活来,就差打出脑浆了,乔丹与杜马斯这对在场上直接对话的死敌,反倒成为朋友。

    1990年全明星赛,杜马斯职业生涯第一次入选,他兴致勃勃地带着妻子参加,遇见了同样带着爱妻的乔丹。两个女人相谈甚欢,缓解了乔丹与托马斯的尴尬。“我们有机会在全明星赛上边见作战,而我一直很钦佩的他职业道德和篮球天赋,”乔丹说,“我们惺惺相惜,只不过是因为在不同的球队而不得不拼得你死我活。”

    其实,杜马斯也是“坏小子”军团中的异类,他是一个谦谦君子,在球场上几乎没有小动作,犯规之后还会主动向对方示意,且经常会扶起摔倒的敌对球员,在整个联盟的口碑都非常好,与托马斯形成鲜明对比。不过,他在球场上的拼劲从来不弱,而这也正对乔丹的胃口。

    “他是一个斗士,而我也是,”乔丹说,“我们本来可以成为更好的朋友,但因为公牛与活塞的斗争,我们的友谊不能更进一步。因为你很难对一个真正的好朋友下死手。”

    乔丹刻意保持与托马斯的距离,因为他知道,他们会在季后赛中相逢。

    1989-90赛季,公牛拿到55胜27负,在东部仅次于活塞,较之前一个赛季有了长足的进步。季后赛中,他们也比前一个赛季更加轻松,先以3比1轻松淘汰密尔沃基雄鹿,又在东部半决赛4比1击败费城76人队,东部决赛,他们的对手,还是活塞。

    大战之前,前往底特律的乔丹邀请杜马斯共进晚餐,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杜马斯也有君子之风,坦然前往。加上皮蓬、格兰特等人,公牛主力球员与杜马斯度过了一个和谐的夜晚。

    听到这个消息,托马斯大怒,他在第二天上午的训练中训斥杜马斯中了对方的招数。“乔丹不过是想从你那儿套出我们的战术布置,”托马斯说,“我们是敌人,我很难想象我们中的一员居然能与公牛球员成为朋友。”

    杜马斯不搭理他,这让托马斯更加愤怒。

    也许,这愤怒中还掺杂着一丝恐惧,因为乔丹变了,玩起了“以彼之道,还之彼身”,就像活塞用“乔丹法则”来影响公牛的战术,乔丹也借助与杜马斯的友谊,让活塞球员互相猜疑。几年后,托马斯回忆起这一幕,他有些感慨地说:“迈克尔·乔丹对我们玩起了心理战。”

    不过,此时的活塞正值巅峰状态,托马斯与杜马斯这对老搭档,即便因为乔丹的“挑拨”受到一点影响,但回到赛场,他们仍然亲密如一人,凭借主场优势,他们先下两城。

    0比2落后,媒体的风向立刻转变,开始大肆批驳公牛,尤其是乔丹。尤其是《今日美国》、《纽约时报》等影响力巨大的纸媒,公然爆料乔丹在赛后批评他的队友不给力。甚至,在第三战之前,萨姆·史密斯甚至听到同行在传播一个消息,“乔丹要求这个赛季结束之后交易他的队友”。

    但人们很快又一次转变口风,因为回到主场的公牛队猛然醒悟,他们将比分扳成2比2,乔丹分别轰下47、42分。他在赛后首次批驳媒体对他的污蔑,他说:“作为一个领袖,我从未批评或辱骂我的队友,尽管媒体说我做了,但我没做。可能我说了一些话,有些人断章取义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”

    乔丹强调了“我”和“我们”的区别,他说:“我从来只在乎‘我们’,而不是‘我’或者‘你’,我希望你们能澄清事实。”

    在比赛中,他的确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,比赛一开始,他更多地给队友传球,而当他开始投篮,结果已经注定,这或许是公牛最完美的进攻方式。在主场的这两场球,乔丹加起来送出13次助攻。杜马斯说:“当迈克尔·乔丹选择传球,而他的队友又能将球投进,我们的麻烦大了。”

    如果换一支球队,也许芝加哥人可以提前开庆祝胜利的香槟了,但活塞不同。

    小前锋马克·奥吉尔,活塞替补席上的重要得分手,第四场莫名其妙只打了9分钟。他向主教练戴利抱怨:“我能为球队做出更多贡献,我们能击败该死的芝加哥公牛队。”托马斯是他的支持者,“我们需要这样的球员,他们无所谓畏惧,正是底特律活塞的精神所在。”

    在底特律奥本山宫殿,活塞真的无所畏惧,奥吉尔轰下19分,比公牛所有板凳球员加起来的得分还要多了6分,活塞毫无悬念地以97比83大胜公牛,将总比分改写为3比2。

    与前一个赛季不同,公牛队的进步明显,第六场,回到主场的公牛队再度获胜,将总比分扳平。

    第七场来了。

    乔丹被公牛选中之后,第一次遭遇抢七,而且还是在客场。活塞坚信他们能赢,主教练戴利说:“我们无法看到一个完整的乔丹,上半场他是一个全新的模样,而在下半场,他又成了过去的那个乔丹。”

    一个单打独斗的乔丹,是不可能让公牛在客场赢球的。

    公牛上半场就落后15分,乔丹苦苦挣扎,27投13中轰下31分,但无法挽救一场大败。

    第二次,公牛队在东部决赛出局了,即便他们坚持了七场。

    大部分人围绕着成功进入总决赛的活塞队球员,向他们祝贺;有一部分人呆在乔丹的身边,为他惋惜,没有人注意到皮蓬一个人坐在场边。

    他用毛巾包住了头,一动不动。

    (未完待续)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